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走走看看 随意抒写

越写越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和文艺界的那些事儿  

2014-10-03 21:46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有一天和小丁聊起来,小丁说从没见过我唱歌,问我会唱不?我说咋不会唱,我还差点登上我们公社的大舞台呢!
    说起公社的大舞台,我很骄傲。我给宽粉讲过,我差点登上公社的大舞台,要不是因为有个叫王晓红的女生唱得比我还好!
    宽粉不相信,因为他见我在家唱歌经常怪腔怪调。
    那一年是八几年,我大概四年级,也就是十一岁的样子。公社(现在叫“乡”)要举办元旦歌咏比赛,我们旺全小学需要一个独唱。学而优则演,我是这样理解的。因为学习好,我几乎包揽了学校对外比赛的全部项目(体育除外)。那一次比赛,老师安排的歌曲是“双人小课桌,只有一个我,天天盼伙伴,盼着哪一个,欢迎台湾小朋友......”原谅我,年头多了,实在记不清歌词和歌名了。
    我卖力地练习着,其实内心里也在打鼓,我能独唱吗?我能唱好吗?我真的有音乐天赋吗?某天,教导主任领来了一个女生试唱,女生叫王晓红,比我低一年级。老式风琴音乐想起,小姑娘歌声婉转动听,声音像蜜糖一样流淌。哦!太好听了。我如释重负,终于不用我上台独唱了。
   后来这个叫王晓红的姑娘代表我们小学参加歌咏比赛,但是因为小姑娘怯场,没有取得名次,老师们都觉得有点可惜。
    所以,我是一个曾经要登上公社大舞台的人!不能小瞧哦!
    记得上大学班里第一次组织文艺晚会,我是当仁不让的主持人,主持之余被同学们起哄表演节目,我唱了拿手歌曲《捉泥鳅》,好像还凑合。那是我唯一一次独唱,也是最后一次独唱。以后的岁月里,我都不记得自己还能放声歌唱。尤其现在,进入KTV,都不敢开口,流行音乐更新太快,大多数歌曲都不会唱了。
    但是,岁月流淌,儿时的经历现在想起来全是纯净、美好。
    虽然没有能够登台独唱,但是我的音乐生涯有了另外一次突破。又是一年元旦歌咏比赛,我们要去六七公里外的县城参赛,这一次要表演的是大合唱,组织者是我的班主任。我的班主任对我格外青睐,大家都是沿着汉延渠徒步走县城,有调皮的学生跑到渠里的冰面上边跑边滑。而我,居然有幸坐在班主任的自行车后架上轻松到县城。正式开始比赛,农村来的孩子都是穿着自家最新最干净的衣服,我虽然学习好,但是家里条件一般,上身着妈妈缝的棉袄,罩了一件洗干净的粉红罩衣,下身穿的是妈妈新缝的条绒棉裤,因为黑条绒很好看,直接把罩裤省略了。
    临上场了,演出发生变化,因为班主任发现其他学校都有大合唱指挥,而我们没有,绝对不能在这个环节丢分!他临时指定我作为大合唱指挥。我壮着胆子,多年当班长、参加各种比赛,心理素质还是比较过硬的。我接过老师借来的指挥棒,穿着条绒大裆棉裤,勇敢镇定地当起了临时指挥。那时根本不懂指挥是什么意思,只是按照旋律、节拍摆动着双手以及手里的指挥棒。
   那一次,我的条绒棉裤肯定最露脸,以后的几年里,它都被罩在外裤里没有出头之日。
   小学五年,是我文艺生活的鼎盛,每年参加元旦文艺汇演,六一还要作为领队到永宁街上扭秧歌。升到初中,我进入了回民中学的重点班。农村孩子初入县城,在班里默默无闻。但是突然有一天,班主任老师让我担任运动会入场式的领队。我们班主任是杭州知青,是位很认真的女老师,她认为我能担任领队。但是我一个农村孩子压根不知道领队是怎么一回事?我最担心的是穿啥!我总不能让我面朝黄土辛勤耕作的父母去给我买运动服。要知道我一年四季也就三四身衣服,它们严格履行着季节交替的责任,不可能有额外的运动会装束。好在我的同学很热情,薛媛,她爸爸是广电局局长,她拿来自己的红色运动服套装借给我穿。运动会那天,我穿了一身红色运动服,手里举着一件至今也叫不上名的东西,就是那种带个尖,绑着红穗子,拿在手里随着鼓点上下举动的物件。
    那一次运动会,我至今也搞不懂我为什么被选作领队?难道我天生气质出众?还有那套运动服,那是我人生第一个梦想拥有的东西,体现了我对穿着的渴望,那么喜爱,以至于那么舍不得还。
    初中第一年还是第二年,学校组织小合唱,我们班选六个还是八个女生参加,我有幸被选中。登台前还是服装问题。大家约好穿花裙子,我压根没有。还是老问题,怎能让父母掏钱买他们眼中的奢侈品呢?农村队里有一家邻居,她家亲戚在银川,亲戚给了几件旧衣服,里面有一条漂亮的连衣裙,我穿着刚合适。现在想起来,应该是我妈找队上的社员问遍了才借到的吧?
    我穿着借来的花裙子参加了初赛、复赛,我们班的女生小合唱取得了全校第一名的好成绩。但是,比赛结束花裙子就被还回去了。我的心里有淡淡的忧伤,什么时候我能拥有自己的花裙子?
    一个月后,天气都凉了,突然传来消息,我们这个优秀的小合唱将要代表回中给县里的重要领导演出。我赶紧借服装。但是,邻居家的花裙子居然被!拆!了!被拆成花布。
     我陷入焦虑和迷茫。最无助的时候,是我的同学许丽萍帮助了我,她妹妹有一条花裙子我穿着刚合适。这一次,我穿着许丽萍妹妹的花裙子到县里去唱,我们的小合唱取得一致好评。演出完,裙子还给许丽萍,但是好多年,我觉得许丽萍就像我的姐姐一样,那么温暖,那么贴心。真遗憾,她怎么不是我的亲姐姐呢?她的爸爸是学校的化学老师,长得英俊潇洒。
    初中毕业后,我的演出经历结束,文艺道路开始步入下坡。文艺演出留给我的心理障碍,就是对大摆的连衣裙情有独钟。工作后第一年,攒了几个月,花50元钱买了一条连衣裙,现在还记得它俏丽的模样。那年一个月工资120元,一条裙子怎么那么贵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9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